楊 華
  近日,河北省泊頭市侯落鴉村主任侯志強被村民鄭潮軍打死一事,被媒體報道後引發熱議。侯志強是村裡的“南霸天”,除了毆打、敲詐村民,還用暴力威懾村委會選舉,以近全票當選村主任。人們不免驚嘆,在當今法治社會,“南霸天”何以重現江湖?
  類似侯志強這樣的狠人治村現象在2000年前後最為嚴重。稅費改革前,農村的貧困戶和釘子戶交不起或不願意交納農業稅費,他們的行為不斷被其他農戶效仿和複製,使農業稅費征收成為基層政府的第一大難事。為按時完成農業稅費,一些基層鄉鎮政府安排村內狠人當選村主任或村支書,這些人當上村幹部後,通過暴力威脅向農民收取稅費,牟取稅費外收入。狠人治村激化農村社會的乾群、黨群矛盾,最終令中央下決心改革農村稅費,取消農業稅。
  取消農業稅後,基層政府不再有收取稅費的任務,也沒有動力默許、鼓勵狠人治村,農村乾群矛盾緩和。同時,國家對基層政府進行一系列改革,弱化基層政府權力,減少對村民選舉的干涉,這就為真正的村民自治提供了可能,但也給農村狠人上臺提供了機會。村民選舉講究的是票數,在村中威望高,或家族大,或資源多,或有狠氣的人有能力拉更多的票,最有可能成為村幹部。
  當前,狠人治村現象主要集中在利益密集型村莊。利益密集型村莊包括三種類型,一是諸如礦產、水面、森林等自然資源較為豐厚的村莊,二是正在進行土地開發的村莊,三是有大量國家轉移支付資源的村莊。這三類村莊都面臨資源如何再分配的問題。資源再分配的博弈為農村狠人提供了機遇,他們利用自己的暴力性資源拉攏基層幹部,形成新型鄉村利益共同體,共同攫取村莊資源。
  當前村莊治理中的“南霸天”現象已較為少見,但也是當前農村治理困境的一種呈現,其核心是,國家如何與千萬分散的小農對接?稅費改革前一些地區“南霸天”橫行,是因為部分基層政府無法從農戶中收取稅費,貫徹計劃生育國策,推行各種國家政策,只能依賴於有能力的村幹部。稅費改革後,基層政府失去對村幹部的體制性依賴。但問題是,資源再分配和農村公共服務的供給同樣需要解決如何與千萬農戶對接起來的問題。某種意義上,稅費改革後國家與農民之間的關係也許是變好了,但卻變疏遠了,因此,從基層治理的角度上說,“南霸天”現象是千萬農戶無法組織起來,而基層政府又無法有效回應農民需求的縮影。
  “南霸天”現象是在國家權力撤出農村、資源下鄉和村民選舉的大背景下,必然形成的農村政治社會秩序與資源再分配秩序。要杜絕狠人治村,就要讓國家權力進村,讓農民感受到國家的存在及其安全感。規範農村資源的再分配,打破攫取資源的利益鏈,讓農民參與到這個過程中,增加它的公平性,消除農民的不滿。還要規範村民選舉,嚴格把關候選人,杜絕以暴力、財力拉票的現象。▲ (作者是華中科技大學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止漏

ie31iesss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